EN [退出]
冲突论基本观点>中国新闻

_光伏毕业生今非昔比 年薪十几万的时代过去了

2017-10-19 09:28

年薪十几万的时代过去了

面对2012届光伏专业学生就业统计表,周浪没想到数据这么差,只有5人进入光伏企业,合作办学企业赛维在统计表中更是不见踪影。

座谈会上,学生们一个个愁容满面。这不禁让光伏学院院长周浪想起,前几年赛维总裁、人力资源总监亲自上门,开招聘宣讲会,台上台下是如何志得意满。

5年时间,江西省光伏产业规模发展成为全国第三。不到一年时间,合作办学企业赛维便从光伏龙头企业陷入债务困境,举步维艰,连协议的科研经费都无法拿出。

一切都变化太快,周浪甚至来不及将心中如何打造高端光伏人才培养基地的设想细化,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样。

今非昔比

7年前,光伏产业“大跃进”时期,赛维高管找上了周浪。“当时的赛维,材料分析检测对他们来说比较薄弱。赛维的CTO到我们这里,要我们提供分析、检测、技术咨询服务。”周浪记得。

作为回报,赛维和学校成立南昌大学-LDK研究中心,每年提供一笔数额不小的经费,支持中心科研。

回想从前,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而真正推进赛维与学校合作的,是政府的动心。“五年内做到全国第三。”光伏产业在江西的迅猛发展也让政府动了心,在其被确立为江西省战略性新兴产业后,推动成立一家本科层次光伏学院——南昌大学太阳能光伏学院的设想进入产业扶持计划中。

作为这个学院首任院长,周浪抱着打造一流学院的设想,甚至都已做了不少计划。学院成立之初,赛维的企标就被标注在学院招牌显著位置,赛维LDK首席技术官万跃鹏则被聘请为客座教授,以便未来开展合作。

但周浪没想到,才不到几年,光伏业便从巅峰跌入了谷底,龙头企业赛维也陷入尴尬境地,学院招牌上LDK的标志,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,被悄悄抹去。

“他们发工资都比较困难,没办法再提供经费支持。”现在再谈及南昌大学-LDK研究中心,周浪只有苦笑。

周浪的学生也不再以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而自豪,他们不得不面对自己凭这个专业还“能不能吃上饭”的现实问题。

今年将毕业的岳鹏本希望能够进入到一家光伏企业,底薪3000元,工作三五年后能涨到8000元。但在整个招聘季,简历投了不少,面试也参加过几次,岳鹏还是没有找到工作。“校园招聘提供给光伏专业毕业生的岗位非常少,台州的一家公司在我们学校只招一个人,十几个人报名笔试面试。”进入面试的都是同班同学,和昔日要好的同学竞争让岳鹏很无奈。

“去年毕业的师兄师姐们,全班49人有5个去做光伏,而我们全班35人,还没一人找到和光伏对口的工作。”岳鹏说道。在岳鹏的记忆中,这两年的光伏毕业生都已很难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,作为2013届的毕业生,在2012年光伏行业两轮裁员潮下,岳鹏和他的同学们不得不考虑放弃光伏,另谋职业。

光伏业的“寒冬”,岳鹏早在2011年的企业实习时就已经感觉到了。2011年,岳鹏所在班级到赛维LDK(南昌)实习,2012年,该公司被赛维集团出让给奥克股份(12.700,0.13,1.03%)以抵销1.07亿元的债务;2012年,他们到上海超日(九江)太阳能有限公司实习,不久之后,多家媒体爆出超日集团陷入债务危机。

“从去年年初就开始看到一些不好的新闻了。”即将毕业,岳鹏更加关心行业动态。江西赛维LDK裁员9000人左右;无锡尚德从2008年至今裁掉4000人左右……一条又一条光伏龙头企业开始裁员的新闻让他更加担心自己的就业。

岳鹏的同学已经纷纷开始“转行”了,有的做销售,有的做管理,更多的签了与LED、半导体相关的企业。

身负厚望

周浪希望做一个像中国早些年煤炭学院、北京钢铁学院的学院。在他眼里,这样的学院“植根产业、服务产业”,能直接给社会发展带来巨大的贡献。

光伏行业的崛起让周浪看到了成立这样的学院的机遇。2008年江西省光伏产业实现销售收入128.9亿元,全省生产的多晶硅片占全球总产量的四分之一,龙头企业赛维的产能超过1400MW,成为全球第一家产能超过GW的光伏企业。

江西省也在大力推动光伏产业发展。“省长亲自部署,每月一个调度会,相关厅局出具体方案大力支持光伏产业。”教育厅高教处的蔡琦副处长形容那时政府对光伏行业的支持时讲道。对应职能,教育厅很快出台了光伏产业研发和人才培养方案,2008年9月8日,江西省教育厅正式下发《关于加快光伏产业人才培养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正式部署光伏产业人才培养体系布局,当年,全省高校共招收光伏及相关专业12000人。

2008年10月6日,南昌大学太阳能光伏学院正式挂牌成立。不同于同赛维合作的LDK研究中心,太阳能光伏学院具备了本科生的招生、培养及整个教学计划。在周浪看来,光伏学院是付诸于全省的布局,研究中心为单一企业提供服务的校企合作模式,已经不适用。

“那个时候对于合作赛维还是热情度蛮高。”周浪说道,正处在行业巅峰的赛维,很快便和周浪达成了口头协议,赛维以慈善事业名义,向太阳能光伏学院提供资金赞助。

合作意向很快达成,但周浪没想到的是,市场变化更快。“金融危机,之后的“双反”,都来得太快,还没来得及签署正式文件,光伏就进入了寒冬。”周浪说道。2009年,太阳能光伏学院依托材料学院,正式开始招生,只是学院招牌上,不再出现LDK的标志。

刚高考完的岳鹏将材料物理(光伏方向)专业作为其首选专业,在他看来,新能源,很高端,应该会很有前途。

岳鹏和他的同学们,连同专业分流过来的07级学生,成为了“第一批吃螃蟹的人”。

2009年的光伏行业确实没有让岳鹏失望。2009年下半年,就在岳鹏入学后不久,国家一套扶持光伏产业的“组合拳”出场,整个行业从2008年的大萧条中恢复过来,大部分企业开始盈利。2010年,各个企业订单激增,不少企业都拿订单拿到手软。

“那时候我们的毕业生出去做光伏,跳槽一次加1000工资,跳槽一次加1000,工作几年年薪十几万是很正常的事。”周浪说道。

寄希望于未来

作为全国首家本科层次光伏学院院长,周浪背负更多的不是教学压力而是学生就业压力。

2012届的毕业生,根据南昌大学材料学院的统计,只有3人进入赛维等光伏行业“六大六小”12家重点公司。

“光伏专业毕业生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以前这个行业门槛低、利润高、而且发展的机会也好,学生没干几年,年薪都在10万以上。但是现在行业不景气,过去那种情况不太可能了。”在最近和学生的座谈会上,周浪开始更多地向学生说行业前景而不是现状。

但是周浪坚持光伏能源还有一个10年或者是20年比较好的发展时段。“光伏是未来能源发展的趋势,能源的危机,环境的危机,一切都指向新能源新的发展。”周浪说道。

学生们也在等待春天。

“新能源是一定会发展的,等我们毕业,说不定行业就能回暖了。”2011级新能源材料与器件的王仕亮是班里坚持光伏的学生之一,作为太阳能光伏学院第一批正式招录的学生,周浪亲自担任了他们的班级导师。岳鹏也坚持这样的判断。

“当初就学院成立事项,特别是以后的学生就业,我们专门询问了周浪,他说光伏产业中有材料科学、物理学,还有好多相关学科组成的,万一光伏不行了,学生还可以到其他地方去就业。”作为组建南昌大学太阳能光伏学院的责任单位,教育厅高教处的蔡琦副处长认为成立光伏学院,教育厅也是经过慎重考虑,并不怎么担心学生的就业。

事实似乎印证了周浪的说法,截至2013年1月,材料物理(光伏方向)091班36人全部找到了工作。

“教育是多元化的,但是有一句话我想说,一二十年后我们比比这个贡献,也许并不会像现在人们想的那样,我们坚定我们的教学计划,不是说仅仅是因为产业的蓬勃那一块。”周浪说道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60908.szielang.cn/movie/20171013/6780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19 09:28

医护网电话  重活之我欲为王续写    形容秋天的成语句子  武汉锐科怎么样  支付宝  小学生端午节手抄报  穿越男兽国  贾玲第一次上春晚照片  魔兽世界失落冰川坐骑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光伏毕业生今非昔比 年薪十几万的时代过去了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虹口举案齐眉_内蒙古降温8到12℃ 北京天津河北局地暴雪(图)